嶺美藝術館

LINGMEI ART GALLERY
列表多图
书法
人物画
山水画
花鸟画
其他
动物画
在线客服

芙蓉锦鸡图

作品名: 芙蓉锦鸡图
作者: 宋徽宗
尺寸: 53.6*81.5(cm)
用纸: 绢本
色彩: 设色
原作藏地: 北京故宫博物馆
年代:
艺术鉴赏

作者简介

赵佶(1082—1135年),即宋徽宗,宋神宗赵顼的第十一子、宋哲宗赵煦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历任镇宁军节度使、司空、昭德军节度使等要职。同时他也是一位画家,能书善画,在位期间广收历代文物、书画,亲自主持翰林图画院,编辑《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并自创书法“瘦金体”

创作背景

宋代立国以后便设置翰林图画院,后蜀和南唐灭亡以后,很多画家集中到北宋的京师汴梁,北方一些有名的画家也来到汴京,所以北宋初年的画院有雄厚的实力。作为独立的画科,宋代的花鸟画无论在绘制技巧还是表现形式方面都已经达到高度的艺术水准。

赵佶是一个昏庸的皇帝,却多才多艺,爱好诗词、书画、音乐、戏曲等,尤其书画闻名于世,他的花鸟技法被称为工笔院体画,他在位期间是宋代画院的鼎盛时期,他广收文物书画,极一时之盛。他招用各方画家,授予职衔,并以科举形式命题作画,录用了不少有才华的画师。

他在绘画上采取一系列措施,虽然都是都是为了满足其个人政治和生活上的需要,但也客观上促进了工笔院体花鸟画的发展。他善于运用自然物寓意儒家的道德观念,《芙蓉锦鸡图》就是一个典型。

赵佶传世画作中,可能不全都是他的亲笔之作。《芙蓉锦鸡图》疑为画院中高手代笔,而为赵佶亲加题识,故后世多视为徽宗画。  


艺术鉴赏

主题

鸡在中国向有“德禽”之称,《韩诗外传》载:“鸡有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者,信也”。

《芙蓉锦鸡图》借鸡的五种自然天性宣扬人的五种道德品性。比如:一、鸡身上的花纹表示有文化。二、雄鸡的模样很英武。三、雄鸡打架很勇猛。四、母鸡护小鸡很仁慈。五、雄鸡报晓很守时,表示守信用。

画作流露出宋徽宗对安逸高贵之品格的赞许和他对大臣的要求,由此体现了中国花鸟画的人文寓意。

布局

这幅画的气韵与构局,因为有画有诗,还有题款钤印,因此空间处理大非易事。徽宗却举重若轻,在左边居中处出枝,写芙蓉花,一枝向上斜出,一枝向右横曳,而一只五色锦鸡正好停于侧目而视枝上,更压弯了枝梢,何其自然,何其轻盈优美。锦鸡飞临,背侧的姿态,头转向右上方,而尾羽斜贯,气接右下方,正好镇住两个大角,而与芙蓉花枝气运相和。右上两只戏蝶,上下流连,正好是锦鸡注目之方位。却又从左下角斜出白菊,两枝花头一斜一平,正好与芙蓉花枝的姿势相重(如诗律中的押韵)。

宋徽宗是北宋的“画王”,其美学思想极为丰富而深刻,他的画尤其注重气韵和意境,其空间美和时间性,气局的充实与流走融和统一,成了美妙的抒情。《芙蓉锦鸡图》其尺幅就很美,绢本(81.5×53.6厘米),恰好符合“黄金律”,当然那时并无“黄金分割”的概念,而完全体现为画家本人一种对美的感觉。

画面布局好了,气势已贯注于上下,接于三个大角。难的是还要题诗,题款。在画中题诗,乃徽宗开了风气之先。这幅画题五言绝句一首,五言四行,正好题在右上部,在飞蝶和芙蓉花叶之间,这个题诗的位置,妙在封住了右侧之上,不让气逸,又高于锦鸡的头部,更让锦鸡关注的目光向右上角透发。

落款与题诗分开,题款一行在右下部边上,“宣和殿御制并书”,再加押收,这个款识又略高于左边枝头的菊花,如果相平,成了“平头”,对气的流走就有冲汇,而此处略高,又在右下一行,其势也是引气之直上。押书“天下一人”,末笔的开脚较分开,是徽宗在大观年间较早的签押。又向着右下角,也配合了气局的开张。

再综观全幅,可见其构局之美、之严谨。任何一部分甚至一枝一叶,一笔都不顺移易,稍微动一下,就会破坏全局的美,打破了平衡。全幅的气局成了有机的统一,有封有逸,有总的流势,向上向右上角生发。如上面的飞蝶高于左边最高的花头,则气就会压抑相反,是芙蓉花头高过飞蝶,因此气势更斜贯带入右上角。其精微博大处如此。同样钤印“御书”朱文方印,是在“宣和殿”三字之上,这种徽宗画的体式,也一点不占画面,不减损那种恒美,相反却为之生色。

色彩

整幅画色彩艳丽,典雅高贵,设色浓丽,晕染细腻,传达出皇家雍容富贵的气派。锦鸡用色上更为丰富,在鸡的面部和颈后羽毛上铺厚薄不同的白色,有提醒画面的作用。颈部的黑色条纹明亮,腹部朱砂亮丽灿烂。芙蓉整体设色淡雅,以烘托羽毛鲜艳的锦鸡,而枝头绽开的芙蓉花用明亮的白色,鲜活而亮丽。

技法

锦鸡羽毛斑斓华贵,造型推敲有度,用笔考究,充分体现出珍禽的特点。它的双爪紧抓芙蓉枝,这是全图力的体现点,作者用笔果敢、有力。锦鸡浑身的羽毛则用细碎的笔调勾出其质感和生长方向。头部黄色羽毛用细笔拉出丝丝毛茸茸的感觉;翅膀羽毛用墨笔晕染出浓淡层次;尾部羽毛长而硬,密而不乱。一双瞪得溜圆的眼睛凝视着蝴蝶,神情专注。两只翻飞的蝴蝶是全图动的部分,轻盈灵巧。左下的菊花修长而富有弹性,花与叶都玲珑又精致,与宽大舒展的芙蓉叶形成对比,既丰富了全图的线条,又与整幅画的艺术风格十分和谐。